袁天罡跟李淳风找的风水宝地

我来帮TA回答

皇陵的"风水宝地"是如何选出来的

所谓堪舆,风水也。风水的核心,早期要求择址时“避风避水”,后来则要求“藏风聚气”。其中,郭璞的《葬经》里所谓的“夫葬,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对后世帝王陵寑选址影响很大。 中国古代帝王陵址择选秘闻中,最香艳的大概要数秦始皇了。司马迁的《史记》卷六《秦始皇本纪》中曾有记载。 传说嬴政当年建骊山汤,碰到了一个漂亮女子。嬴政起了邪心,上前调戏。美女很生气,朝“死不要脸”的嬴政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这美女乃神女,一口唾沫让嬴政染了一身毒疮。自知得罪不起神女,嬴政找到神女赔礼道歉,求医治秘方。神女念嬴政有悔意,遂送他温泉水洗脸,毒疮随即消退。有了这段故事,嬴政在选择万年风水宝地时首先选择了骊山。 乾陵是中国历史上惟一的两位皇帝的合葬陵。史书记载,当年高宗在洛阳病逝后,武则天遵照高宗遗愿,在关中渭北高原选择吉地。很快,朝廷遴选了两位名扬天下的方士,一位是星相家袁天罡,另一位是皇宫里专掌阴阳的太史令李淳风。 袁天罡接旨后,遍寻黄河两岸,都没找到一块中意之处。后来来到关中,半夜子时出来观看天象,只见一处山峦上紫气冲天,恰好与北斗相交。袁天罡认定是块宝地,于是急忙奔上山峦,找准方位,但一时找不到东西做记号,就摸出枚铜钱放地上再盖上浮土,这才下山回朝复命去了。 另一位风水师李淳风接旨后,沿渭水东行。一天正午艳阳高照之时,他见秦川大地上突兀出一座奇怪的石山:从南向北看,好像一位少妇裸睡在蓝天白云之下,这少妇五官齐全,一对乳房坚挺对称。李淳风大为吃惊,于是赶紧上山,以身影取子午,以碎石摆八卦,拔出发针在二鱼相交处扎入土中后,便下山回朝复命了。 武则天听他二人说在同一方位选中吉地,派人再去复查。大臣来到宝地,扒开浮土,惊得半天没站起来,原来李淳风的那根发针正扎在袁天罡那枚铜钱的钱眼里! 武则天下令立即开工,很快就将乾陵修好,安葬好唐高宗,后来武则天追随丈夫葬于乾陵。 其实在今人看来,古代帝王家的所谓“风水宝地”,不过是周围环境上佳的世外桃源罢了。风水理论中的“天人合一”说法,与现代地理学强调的人类发展要与环境、气候相和谐的道理,是完全一致的,有科学性,并无多少神秘感。(据《探索与发现》)

袁天罡为武则天寻找墓址,为何突见祥瑞之兆,立马在此处放下一枚铜钱...

这都是本人故弄玄虚,和后人编排的。

武则天让袁天罡和李淳风帮她寻找墓穴,结果怎么样了?

当然是选了一个风水很好,而且防御能力很好的墓穴因为有许多人去盗墓,都没有能够成功。

袁天罡墓有多牛,为何摆在那历经千年却无一人敢盗?

袁天罡(有史书记载为“袁天纲”)是唐代著名的玄学家、天文学家,也是一个道士,他最著名的就是曾和唐代另一位玄学大师李淳风共同创作了一本奇书——《推背图》,该书推算了自唐以后两千多年我国的国运。



虽然目前流行的《推背图》版本是否是原版还尚不可考,但仅以现有的版本来看,《推背图》中预测的国运走势都非常精准,比如《推背图》准确的推算出了明朝灭亡、李自成起义、中日甲午战争、抗日战争等众多历史大事件,也因此,袁天罡名声大噪。

那么拥有如此本领的袁天罡是否也曾准确的预算到了自己死后的情形呢?这一点虽然正史上没有相关记载,但很多野史传闻却从没有对此停止过“想象”。


其中关于袁天罡之墓流传最广的故事是,当年袁天罡曾与李淳风一起外出为自己寻找死后的风水宝地,后来两人一同来到今天的四川邛崃一带,在一座山上,两人都看好了这里,于是相约死后一同埋葬在此地。



就这样,袁天罡与李淳风死后葬在了邛崃白鹤山,两人的墓相距不过几百米。

虽然两人同为玄学大师,且葬在同一个地方,但多年以后,两人墓穴的命运却迥然不同,袁天罡的墓依旧保存完整,而李淳风的墓却早已被盗墓贼挖的惨不忍睹。


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种现象呢?难道是袁天罡暗自为自己的墓穴设下什么机关陷阱吗?其实不然,原来,袁天罡与李淳风当年看好的这块地其地理位置非常好,在两人死后不久,这里就被朝廷征收,用来修建兵营。

然而兵营修好后,袁天罡的墓恰好在兵营内,而李淳风的墓却很不幸的被修在了兵营之外,加之当年的四川乃是山贼、流寇多发地,而袁天罡与李淳风又如此出名,甚至他们生前曾受过朝廷非常多的赏赐,所以,他们死后,很多人都坚信两人的墓中一定有非常珍贵的陪葬品,以致于越来越多的人对他们的墓产生了觊觎之心。


然而,当朝廷在此地修建了兵营后,袁天罡的墓自然而然就被士兵们保护了起来,所以,这就苦了李淳风了,由于他的墓没有被保护起来,因而很多人都疯狂的盗挖他的墓穴。


不过,有句俗话说得好,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唐朝灭亡后,白鹤山的兵营也随之瓦解,袁天罡的墓不再有士兵的保护,因此他的墓也不免重蹈李淳风墓的覆辙。


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的弄人,纵使袁天罡、李淳风这种高人,也无法推算出自己死后的命运。不过,或许他们生前都从来不会太过在乎自己的身后事,毕竟荣誉也好、金钱也罢,这都是带不走的,俗话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了无一身来到这个世界上再了无一身的走,这就是人生。虽然,听起来似乎有些伤感,但这不就是我们每一个人一生的写照吗?

袁天罡和李淳风是唐朝最厉害的风水大师吗?

唐朝最厉害的风水大师究竟是谁?不是袁天罡也不是李淳风而是他

一说到奇书《推 背图》,相信大家都知道,这部书的作者就是唐朝时期名气非常大的袁天罡和李淳风,他们精通天文星象、数学历算、阴阳风水、命理相术等等,是有名的天文学家、风水大师、数学家以及风水大师。

关于袁天罡和李淳风的传说有很多,因此,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们应该算是唐朝最厉害的风水大师了,但不得不说的是,看风水并非是他们的长项,还未达到“师祖”的级别,真要说唐朝最牛的风水大师其实另有其人。

此人叫杨筠松,他虽然出自唐末,但若论看风水的造诣,袁天罡和李淳风都要排在他的后面,而自成一派的杨筠松更是被后人尊为“风水师祖”, 因为他以风水之术扶危济困,被后人称为“杨救贫”,又被业内称为“赣南派”开山祖师。

也许有人对杨筠松不是很熟悉,咱们来看看几个和他有关的例子就知道了,话说唐僖宗时,杨筠松被拜为国师,官至金紫光禄大夫,掌灵台地理事,官级越过了唐初的袁天罡和李淳风,他在堪舆方面的学术造诣,与孟子在儒学上的地位相当,被后人尊为“杨公”。

杨筠松一生写了许多关于看风水的著作,这些著作都是后世风水师的必读之物,最值得称道的是,杨筠松看风水不是为了自己发财,而是为了让穷苦人摆脱贫困,事实证明,杨筠松通过给老百姓看风水,确实使不少人化险为夷,也使不少人摆脱了贫穷,正因如此,他在当时才有很大名气。

唐朝末年,虔州有一个诸侯叫卢光稠,人称“卢王”,他不满足一直是个王,想有朝一日当皇上,于是把杨筠松请去给他看风水,让杨筠松给他点个天子之地,本来杨筠松不愿意给有钱有势之人看风水,可卢光稠是个王,他的所谓请,其实就是抓,杨筠松不去也得去。

无奈之下,杨筠松给卢光稠点了一块天子之地,让卢光稠把母亲的坟迁到那里,完事之后,卢光稠摆酒设宴款待杨筠松,酒过三巡,卢光稠问杨筠松别的地方还有没有天子之地,杨筠松回答说:“一席十八面,面面出天子。”

卢光稠听罢不语,但心里却起了杀心,他怕杨筠松走后再给别人点天子之地,那样他就白闹了,于是,他让手下悄悄在酒里下了慢性毒药,他想,杨筠松一死,就不会有人和他争天子了。

离开虔州后,杨筠松就知道自己中了毒,他本想到家后吃解毒药,可船至雩都药口坝便毒性发作了,杨筠松仰天长叹:“我违背天意,给不义之人点风水,这大概是天谴,药口坝,药口坝,药到口死矣,但此仇不可不报也。”

感叹一番后,杨筠松对徒弟曾文辿说:“等我死了以后,你去告诉卢光稠,就说我只给他点了一半的风水,光迁他母亲之坟还不能做天子,你要让他在赣州磨车湾安装水碓,在十字路口开凿一口水井,那样他才能做上天子。”

杨筠松说完话以后,曾文辿不解,问道:“师父,卢光稠害你,你为何还为他着想?”杨筠松摇头道:“非也,师父是在报仇啊。”他为曾文辿解释道,“磨车湾安碓,单打卢王背,十字路开井,卢王自缢颈。”只要卢光稠按他说的做,不出几年,卢光稠定会自缢而死。

杨筠松死后,曾文辿赶回虔州,劝卢光稠照杨筠松说的办,卢光稠不知就里,立刻照办,几年后,卢光稠果然背生毒疮,因为疼痛难忍自缢而亡,卢光稠毒死杨筠松,杨筠松又点风水整死了他,也算是为自己报了大仇。

袁天罡和李淳风两位是怎么死的?有什么记载吗?

袁天罡和李淳风这两位唐朝著名的玄学大师都是无疾而终的,根据唐朝文献《甲库甲历》记载,李淳风去世之时是“溘逝”,也就是没有征兆的忽然去世,活了68岁,也算是得到了善终吧。袁天罡活了88岁,他向李世民辞行之后就回到火井县做县令,并在做县令期间自然死亡,当时曾有唐朝官员问袁天罡回乡之后当什么官,袁天罡竟然能够预见到自己的死亡时间,他对那位官员说:“今年4月我就到寿了,哪里还要当什么官呢?”

袁天罡

袁天罡是唐朝初期最著名的玄学家,虽然他天文地理、星象风水无一不精,但最擅长的却是相面之术,并且是当时很厉害的一位预言家,素有“神相”的称号。李世民建立唐朝之后,他也在唐朝的高层社会混得风生水起,为许多著名的文人和大臣都看过相,包括著名的房玄龄、岑文本这样的当代大牛人物,甚至武则天小时候他都看过相。

武则天

当时袁天罡给武则天的母亲和兄弟姐姐都看过相之后,最后看到婴儿时期穿着男孩衣裳的武则天,当时就惊呼道:“此子龙睛凤颈,乃是极品贵人的预兆!”后来又接着叹息:“可惜是男孩,如果是个女孩,将来必定贵为天子!”可袁天罡万万没想到的是,武则天真是女流之辈,结果被他预见成为了历史上著名的女帝。

李淳风

据说李淳风是袁天罡的弟子,史料记载的出生年月也对得上号,袁天罡生于547年,李淳风生于602年,年龄相差了50岁左右,他们至少是前辈和晚辈的关系。李淳风也是一个精通相术和玄学的大家,和袁天罡一样也是道士,而且后来他也跟随李世民做事,成为了李世民的一名参军,在此期间写了许多天文和历法方面的著作,对唐朝历法也作出了修订,去世后被唐高宗追封为了“太史令”。